服务热线0551-62888190

协会工作

SPACE FOR YOUNG DANCERS

安徽省舞蹈家协会
首页 协会工作 舞蹈动态

省舞协举办老同志2013新春茶话会

12/04/20225432 次阅读


2月19日上午,省舞协举办老同志新春茶话会。十几位在肥的离退休老舞蹈艺术家和省舞协在肥主席团成员欢聚一堂,回忆安徽舞蹈曾经的辉煌,对安徽舞蹈工作的现状和未来建言献策。省舞协主席、安徽演艺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张居淮到会并讲话,省舞协驻会副主席、副秘书长邓晓焰向老同志、老专家们汇报了近年工作概况和今年工作打算,省舞协副主席、省委宣传部文艺处调研员、安徽演艺集团监事会主席李明主持会议,向老前辈们踏雪前来参会表示诚挚的敬意并致以新春的问候。会议发言纪要如下。

董振亚(省舞协名誉主席):很高兴参加今天的会议。我今年83岁了,很珍惜这种讲话的机会。安徽当年是民间舞大省,后来统称舞蹈大省包括芭蕾,现在艺校没有芭蕾班是一大憾事,建议设法重建,当年安徽芭蕾在全国都是中上水平。民间艺术是舞蹈文化的根,根直接从土壤中吸收水分。安徽花鼓灯在清代嘉庆年间就已有文字记载,我们要牢牢抓住民间艺术的根。再发布一条消息:我编著的花鼓灯图书即将出版,这本书得到很多老同志的参与和帮助。


方文虎(舞蹈编导):讲一点感言,感谢这届舞协还关心我们这些老同志。虽然我长在外地,但很关心家乡的舞蹈事业发展,成绩是显然的,把专业艺术和群众文化、理论研究创作和教学实践结合地相当好。尤其是去年举办的专业舞蹈比赛,舞协挑起这个专业龙头,全省涌现出不少作品,还出现了一批年轻的编导。我感觉安徽舞蹈尤其是花鼓灯舞蹈的破冰之旅就要来到。因为董老、张力老师等解放后第一批职业舞蹈文化工作者还健在,我们这些他们培养的学生都在,还有后来陆续有一批年轻人先后进入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班深造,包括这届舞协领导班子的构成,从创作力量上来讲应该厚积薄发了。


张  力(省舞协名誉主席):今天太高兴了,在座的大都是安徽舞蹈的骨干和精英,如果把这些人的力量发挥出来,一起协商打造好作品,应该是可以的。我们这代人有很多磕磕碰碰的经历与经验,我们不在乎名利,只是为感恩,愿意出些点子给年轻人做。老艺术家的艺术财产要抢救,要保护。中年一代像娄楼等身上继承老艺人的东西,很宝贵,且发展又不走样,不被商业化所渲染,得到全国公认。我们舞协要把他们在舞台实践、课堂实践上摸爬滚打得来的宝贵财富集中保留,千万不要流失掉,不然太可惜了!



张白萍(安徽省第一代专业舞蹈演员,舞蹈编导):我对花鼓灯一直很感兴趣。从部队转业时我提出一定要去有花鼓灯的地方,是花鼓灯把我引到了安徽。现在花鼓灯让我们很着急:没有代表作,除了老艺人以外没有新的代表人物,有新的代表存在但没有把他们推出去。希望大家能抽一点时间来关心安徽的舞蹈,希望年轻人和老一代能够真正地结合,动脑的和动身体的都能出一份力,出一些大家都承认的作品。希望大家互相尊重,不要互相拆台,集中力量推几个代表人物出去,让全国想学花鼓灯就必须到安徽来。另外建议能否办一届农村少儿花鼓灯比赛,从农村找到真正土生土长的花鼓灯老师,发现这样的人才和作品。


刘学亚(艺校资深舞蹈教师):花鼓灯固然很重要,但我认为舞蹈仍需全面发展。现代舞、中国古典舞、民族民间舞,包括芭蕾舞、体育舞蹈这五大类。建议舞协再办编导培训班不要只请北京编导,可以从全国范围邀请。安徽冒尖的演员和编导太少,因此要求参加培训的单位一是要安排自己的编导,二是要求编导学习结束时拿出作品,三是要求各院团演员配合排练。这样既丰富了作品,又强制训练了编导能力,也提高了演员的相应技术,取得三方面成效。还可以进行汇演、比赛等,增强培训成果,促进安徽舞蹈发展。


杨奇如(艺名“杨大帅”,花鼓灯专家):我们不能把花鼓灯当做一个固定的东西,固定的打不开,就解放不了自己。花鼓灯主要讲究风格,风格就是地方语言,用地方语言来讲述你要表达的事情,这样才能把花鼓灯解放。不能束缚它,只要风格不变。因为每个学花鼓灯的人绝不可能和老师完全一样,他们都无形地把自己的思想、风格融入进去。这样一代代相传,花鼓灯的生命在进化衍变。这就是艺术的进化规律。要全面,不能狭隘地理解。老艺人是有情于形,但现在的人往往只学动作没有情感,所以动作一成不变,没有生命力。



高  倩(省舞协名誉主席):重要的一点是如何发展花鼓灯。首先舞协要有引领舞蹈发展潮流的意识,不能只是忙于应付行政和日常事务,要做到“正本清源”。这个问题不仅花鼓灯有,安徽民间舞乃至整个舞蹈创作领域都有。比如单纯地追求技巧,单纯地追求形式与气势等等,同时却淡化了舞蹈的内涵。有些舞蹈现在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甚至认为看不懂是你水平低,证明我深奥。还有些作品名字与内容不符。只是一些形式上的东西和技巧。花鼓灯还存在一个问题,就是舞蹈语汇越来越少,舞蹈队形越来越雷同,舞蹈调度越来越重复。发展安徽民间舞要搞创新,其实我们印象中的花鼓灯已不是原本的了。我们大家不要用猎奇的态度来对待花鼓灯,我们需要探讨,这个愿景寄希望于省舞协。


刘胜开(省舞协顾问,一级编导):讲过去,看现在,重未来。我认为花鼓灯关键在两个字:两个“创”字,一个创意,一个创新。还有一点,必须要深入生活。花鼓灯看不到作品,如果看到的只是素材,只是重复,那就没有希望啦!


蔡传和(省舞协名誉主席,北京百汇舞蹈学校常务副校长):退休后应邀到北京办舞蹈学校已经10年,时刻把家乡记在心上,每晚六点半必看安徽新闻,关注家乡的变化,关注安徽的舞蹈。今天我们主要谈了三方面工作,一是赛事,二是创作,三是教学。其中教学关注的主要是少儿这个部分,其实安徽的专业舞蹈教学在全国来讲是走在前沿的,我感到骄傲的是,各省同行说起安徽的舞蹈教育都翘起大拇指。我们要保持这个优势,建议也可展开专题研讨。


张  放(一级演员):今天参会的我算年轻的了。虽然学的是芭蕾,但工作后也接触了很多民间舞,包括安徽花鼓灯。作为演员我深深体会到:用心学好一样技能才能在舞台上予以充分体现,就像种子撒在土里必须吸收养分它才能发芽。一个演员要不断学习、善于学习,把学到的东西融入自己的艺术实践,才能充分发挥个性,艺术生命才会持久。人要活到老学到老,这样我们的年龄和心态才永远不会老。


孙叶莉(省舞协顾问,一级编导):人要会感恩,我非常同意张力老师的说法。希望大家齐心协力、团结一致把我们安徽的舞蹈工作做好,让安徽舞蹈走出去,为安徽舞蹈事业的发展繁荣尽力。舞蹈使人快乐,衷心地希望大家都快乐!


程贤淑(民间舞教学专家,北京百汇舞蹈学校教务长):原来曾说安徽是小省份小城市,没多大的影响,然而到北京教学以来大家对我们的评价很高,让我觉得我们一点儿不寒碜,我们为安徽艺术学校争光了!我所掌握的花鼓灯是从教学角度把几个流派的老艺人特色融合到一起,编成教材组合,经过多年的教学实践得到公认。我们也很愿意继续为安徽的舞蹈事业做贡献,希望家乡的舞蹈越来越好!


王霞忠(省舞协顾问):很高兴舞协举办老同志茶话会。近来身体不大好,今天是到医院做了治疗后赶过来的。大家都对安徽的舞蹈倍加关心,我也同样。离开舞台后曾为《安徽舞蹈集成》工作多年,积累了很多素材、心得和经验。只要有需要,我愿意倾其所有,为安徽舞蹈事业继续做贡献。


张居淮(省舞协主席、安徽演艺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北京精神八个字:“爱国厚德创新包容”,我觉得应该再加上四个字:“公平感恩”。公平才能出人才,学生要感老师恩,党要感人民恩,人民要感国家恩。我们舞协的会开的好,有争论,有包容。我们要把包容、厚德一代一代传下去。我们要不忘文化的根基。花鼓灯还在发展中,2013年省舞协除了办编导培训班,还要认认真真搞一次花鼓灯开放式的理论研讨。你们这代老艺术家是我们的财富,是我们的根,有理论、有实践,硕果留存。各位老师有话就说,写书也可以,我们一定要深刻讨论什么叫花鼓灯,它的魅力何在,应该如何发展,这个根怎么延续,让根不要断。要让原汁原味的流派不失传,正本清源,发扬光大。要办好少儿舞蹈编导培训班和专业舞蹈编导培训班,赶上舞蹈前进的步伐。欢迎各位老师积极参与,言传身教。舞协永远是老师们的家,欢迎各位老师、老师的老师,都能常给我们以教诲和宝贵的建议。我们这届班子将牢记“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道理,从一点一滴做起,做实事,求实效,为安徽舞蹈贡献我们的力量。谢谢大家!


整理:李  明    记录:刘婷婷

2013年3月1日



Copyright©2022 安徽省舞蹈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202200544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3271号

地址:中国·安徽省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4楼413室

电话:0551-62888190

邮箱:anhuiwx@yahoo.com.cn


技术支持:赛易科技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