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51-62888190

协会工作

SPACE FOR YOUNG DANCERS

安徽省舞蹈家协会
首页 协会工作 舞蹈动态

他们让墨子穿越千年邂逅花鼓灯的魂——凤台花鼓灯艺术团在河南传佳话

30/09/20225877 次阅读

  论场面的恢宏、舞美道具的华丽远远不及《文成公主》;论经典传颂,仅仅品牌影响力就输了《印象刘三姐》几条街。但是,当一台以墨子文化展现为轴线的《尧山传奇》,如歌如诉的讲述几千年前中原大地一抹文明之光的记忆时,演者动情,观者共情,已然成为后疫情时期,一段文旅产业的传奇。而这背后,却在不经意间见证了我省一个县级艺术团默默的坚守和耕耘。





《尧山传奇》舞剧演出中


  《尧山传奇》 背后藏着个安徽密码


  作为中原文化重要的发源地和载体,河南有着太多的历史和典故。墨子当之无愧是其中最闪耀的一颗。但是,对于希望坐拥这一人文品牌的平顶山市鲁山镇来说(墨子出生地仍有争议,河南鲁山只是其中一说),如何化资源为客源,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平顶山尧山墨子文化旅游区的开发和成功有着很多可以讲述的故事,而这其中文旅结合的定制产品舞剧《尧山传奇》功不可没。


  2022年8月20日星期六,如果不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平顶山尧山墨子文化旅游景区在这种暑期周末的黄金档,日接待量轻松过万。而实际上,当日全天自然游客不过3000人。值得关注的是,仅当日下午的一场《尧山传奇》的实景演出,就吸引了购票观众近1000人。


  游客的赞许我们暂且不论,仅墨子文化旅游景区负责人秦鹏飞的话就很能代表:“按照现在的游客量,演出了,我们也许会亏本;但不演,我们肯定会亏。姑且不说有多少游客本身就是奔着这场演出而来,对于我们这种后天营造的景区,一张能够打得出、叫得响的文旅名片,就是无可替代的价值。”


  而外人不知道的是,这台演出时长一小时的文旅定制舞剧演出,完全是由我省的一家县级演出艺术团凭一己之力倾力呈现的。这家艺术团就是我省国家级非遗表演花鼓灯的传承单位——凤台县花鼓灯艺术团。




《尧山传奇》舞剧演出中


  一眼万年 皖美豫见的合作佳话  


  从凤台县到墨子文化旅游区所在的河南平顶山市鲁山镇距离有400多公里,5个小时的车程并不算近。尤其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地域相对严格管控的大背景下,业主单位和执行单位两家跨越省域的牵手和默契,本身就已经是一段佳话,而这段佳话一直可以追溯到八年前。


  2015年,墨子文化旅游区重金编写了一台具有景区特色的文旅演出,急需演出团队来执行。就在那时,凤台县花鼓灯艺术团和景区有了一次短暂的合作,后来因为艺术团自身档期的原因,首次合作演出仅仅延续了几个月。


  在这之后三年,墨子文化旅游区又陆续和多个不同的艺术团队有过合作,“既有我们河南本省的演出团队,也有重金从一线城市聘请的,但总是各种问题不断,不尽如人意。”墨子文化旅游区运营负责人张怀法如是说,“最终还是我们不懈努力,硬是又把王团长他们的演出团给找了回来,今年已经是连续合作的第四年了”。


  在商演合作业内,业主方的挑剔并不是秘密。但是像这样“一眼万年”,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更是“渐入佳境”的合作双方,实属不易。张怀法所说的王团长,就是凤台县花鼓灯艺术团团长王利梅,而在艺术团内,所有的团员更愿意称这个80后的艺术团领军人为“俺姐”。




《尧山传奇》舞剧演出中


  戏比天大 职业就是站上舞台


  我们的一次探访,无法知道在市场经济价值导向的大环境中,王利梅团长如何在一个艺术团队中顺利实施她口中的“半军事化管理”,尤其是让那些个性张扬、思潮活跃的90后、00后们,能够心悦诚服的贯彻他们眼中理当被奉为信条的训诫:“戏比天大”。但是,一声“俺姐”,也给我们提供了一条管中窥豹的线索。


  对于王利梅和他们相对专业局限更多的花鼓灯艺术团来说,承接综合文旅项目中的商业,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像墨子文化旅游区的舞台剧《尧山传奇》,就完全和花鼓灯没有关系。在剧中,有反映异域文化丝绸之路的篇章,演员们要能跳肚皮舞、新疆舞;有呈现古代战争宏大场景的,演员们就要像戏曲中的武生,一显拳脚;有展现墨子形象讲述故事的,演员们又要有担纲话剧演员的能力。




《尧山传奇》舞剧演出中


  作为一个有财政兜底的演出艺术团,王利梅他们其实是有拒绝这样“不对口”演出的底气的,充其量是“吃饱饭”和“吃好饭”的差别而已;但是作为不断需要“真枪实弹”的舞台去磨砺技能的演员个人和团队,他们更看重的是这方舞台能够给他们艺术人生所带来的持久生命力。


  “不演就罢了,但凡站上了舞台,你们就要拿出最好的状态,你们代表的不再是你自己,更是我们这个团所有兄弟姐妹,是安徽花鼓灯艺术团。”“俺姐”王利梅是这么告诉她的团员,也是带着他们一直这样做着。


  接手墨子文化旅游区《尧山传奇》演出后,王利梅和她的团队一直在对整场演出做着优化和调整。舞台大而空旷、道具布景简陋、甚至是最初的编舞中大量不合理的地方,都成为王利梅和团队成员必须解决的问题。说起来很难让人相信,这台被景区作为核心文化产品、多次获得当地政府部门、文化部门交口称赞的舞剧,整场演出全部参演演职人员只有41名。


  “我们尽量通过合理的编排、换场过度,尽可能的把更多的演员同时留在舞台上,让40人能够呈现80人、100人的演出效果。”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一个小时的演出中,平均每个演员要换9套服装,多次登场不容有错。这背后凝聚了演员们怎样的努力和付出!


  而这些并不是这些演员们每天驻场演出的全部工作。除了一天两场的正场演出外,从墨子文化旅游区早上开园门口的迎宾舞蹈、到间或一段时间在园区各个场景串场的游行舞、再到晚上篝火晚会的舞蹈氛围组;从网红快闪的当下流行风,到景区印象水街民国旗袍秀、再到少数名族的竹竿舞、泼水节……演员们几乎每间隔一个小时都要在演出的岗位上,即使在今年夏天这样的高温天气下,只要有游客,他们就要呈现自己最好的一面。




景区开园迎宾舞吸引众多游客驻足


  无声代言 他们就是花鼓灯的魂


  尽职尽责,就是这个县级艺术团最单纯的想法,或许也是业主单位执意要聘请他们的重要原因。但是这份动力,更多的却是源自他们对家乡这一独特艺术形式的热爱和自豪。


  团长王利梅颇为自豪的谈起了她在《尧山传奇》中夹带的“私货”,“虽然这是一部讲述河南地域文化的舞剧,但毕竟我们的专业是‘花鼓灯’,所以在编舞的时候,我们在很多舞蹈故事呈现上运用了‘花鼓灯’中特有的舞蹈动作、表现形式。”


  没有人要求他们这么做,但是在王利梅他们眼中,这就是他们的责任。“哪怕游客们以后根本不记得花鼓灯舞蹈的样子,只要对安徽花鼓灯这个名字有印象,这就够了”。团队的演员在园区户外做一些暖场巡游演出时,经常因为精彩的演出而获得游客的称道喝彩,而在游客向他们询问时,他们也总是骄傲的回答:我们是凤台花鼓灯艺术团的,跳的是安徽的花鼓灯!


  除了兄弟姐妹们在一起情感上的相互支撑,凤台花鼓灯艺术团更多的是在这样一种故乡情怀的传承中坚守纯粹的艺术,并且这种情怀代代传承。王利梅团长回忆了早先年她还是演员的一件事。


  那一年,27个国家艺术团队在英国进行汇演比赛,凤台花鼓灯艺术作为我国唯一的代表受邀参加。开幕式上,有一个展开国旗的环节,可以不知出了什么意外,当其它国家的国旗在旗杆顶全部展开的时候,中国国旗一直无法正常展开。


  “当主持人邀请我们上台时,我们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强硬表示只要中国国旗不展开,我们就坚决不上台”,王利梅至今回忆起来仍然心潮澎湃,“可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主办方现场也一时无法解决。所有人正不知所措时,我们艺术团队恰好有不少男演员,又有舞蹈功底,演员们就现场叠了三层的人体罗汉,最后一个演员,硬是爬上晃晃悠悠的旗杆顶端,手动展开了国旗。”


  “当我们的国旗以这种方式展开时,全场的外国观众也不禁起立鼓掌,满场响彻‘China good !’的声音。那一刻,我真的深刻感受到爱国的力量,感受到我们这个团队的强大,感受到我们艺术背后的价值。”




景区巡游演出花鼓灯保留剧“抢板凳”


  未来有梦 是舞者更是强者


  也许正是这种力量的指引,王利梅和他带领的艺术团从未放弃对花鼓灯艺术的追求和创新。值得钦佩的是,即使是在墨子文化旅游区这样的驻场商演,全体演员每天的早晚训练也从未间断过,仿佛就是两个维度的人,又毫无违和感的融合在一起:登上舞台,他们是生活的强者,职业而专注,坚守着操行;下了舞台,他们是艺术的行者,清修而寡欲,坚守着本心。


  结束对凤台花鼓灯艺术采访时,他们刚刚结束又一场《尧山传奇》的正演,团员们并没有想象中的休息和躺平,而是见缝插针的投入到一个全新花鼓灯舞蹈的训练和彩排中——这是他们的梦:今年他们将带着这个既有典型时代意义、又有浓郁地方特色的作品,向中国舞蹈界最高荣誉“荷花奖”金奖发起冲击。


  要知道,这个县级艺术团在向金奖冲击的过程中,很可能直面的对手就是中央舞剧院、军艺这样国内顶尖的团队……而作为观者,我们无须去关心最终的结果,只要送上我们的祝福和敬意就足够了!(孙超 文/图)



来源:安徽乡村振兴网    作者:孙超 



Copyright©2022 安徽省舞蹈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202200544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3271号

地址:中国·安徽省合肥市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4楼413室

电话:0551-62888190

邮箱:anhuiwx@yahoo.com.cn


技术支持:赛易科技

微信公众号